渐变星色

星是本体!

末世abo语c群宣

末世abo语c群宣
末世来临,
地球重创,
无数城市在灾厄中死去,
仅有的几座较为安全的城市也岌岌可危。

K城,这其中最大的一个城市。
它有着充足的资源和武器,有着城市空气洁净系统,还有两派强大的势力——政府,黑社。

人心的腐败潜滋暗长,
驱使着政府和黑社在危难中,
企图统治城市的野心。
但平民百姓中也有潜藏实力隐姓埋名的强者,
他们拥有足以匹敌专业人员的能力,
他们知晓前途风险巨大,
但是,
他们依旧为了自由和公正而战。
为了得到同等的资源,他们在政府与黑社的势力下苟延残喘 。却从未放弃。
这些人被政府译名为——Spread the Alliance
(散客同盟)S.A.

政府,
拥有充足的货资,有着最强大的势力。
并且其中的成员都是各个领域的佼佼者。

为了从政府单位获取物资,
散客们总会结伴展开夺取行动,
久而久之也会聚成一张关联网,
分工明确,
一同并肩作战。

黑社,
拥有强力的军事资源,
武器储备和防御系统无人能及,
会以武力震慑群众,
其中的成员和干部都有过硬的资本。
黑社成员和干部并不排斥与S.A.们合作,
经常雇佣或拜访S.A.来互相换取想要的筹码。

Alpha、Beta、Omega,
三个不同的体质,
同时也拥有不一样的天赋,
Alpha天生体能超群,
拥有其他体质无法比拟的强大力量。
Beta天生严谨认真,
拥有其他体质不可小视的观察力,记忆力。
Omega天生敏感细腻,
拥有其他体质远远不及的感知预判能力。
没有一个性别体质可以被歧视忽略,
在这个荒蛮残酷的末世里,
仅有强者,才配获得自由……

破晓欢迎您!末世abo语c
欢迎加入破晓  审核】,qq群聊号码:871300937

占tag致歉。

『雷卡』七夕贺文 梦中之梦

1315字,现pa。刀还是糖看自己理解。我觉得都行。
七夕快乐。 @晴雪葬冬

1315字多少太多限制,可能有些表达不出的东西我会备注的。

梦中之梦

卡米尔在病床上做了一个梦。

深蓝色的夜空深蓝色的海,撒着晶莹的星星和晶莹的浪花。卡米尔独自站在离海和星星最近的眺望台上,眼前是众人的狂欢与喧闹,满目发热的篝火和混乱舞蹈的人影。
他呆滞地凝视着一切,直到一个人影向眺望台缓缓走来。那人手里攥着两支彩色的棉花糖,乱糟糟的黑发和瑰紫的眼眸都染着星星和浪花的晶莹。
『喏,喜欢吃棉花糖么?』
那人将棉花糖递给自己,还咧开一个笑容。
『不喜欢,太腻了。』
卡米尔记得,自己即使这样说着,却还是伸手接过。
他拼命想看清眼前的脸,可到底只有那双眼睛让他看清。他想张口询问却发不出声音。
你是…谁?
眼前人带给那种熟悉又温暖的气息。
我好像…见过你。
卡米尔出神地凝视着眼前那人。
『不过只要是大哥给的,我都喜欢。』
大…哥?

卡米尔猛然惊醒,口腔中还带着棉花糖甜腻融化的味道。他深吸一口气,仿佛还能嗅到海水咸腥的气息。
“醒啦?” 护士正给卡米尔拔针。“一个人打针可别睡着了啊,今天是医务室不忙,下次可没人能给你看着针了……”护士絮絮叨叨的抱怨着。
“抱歉。” 创可贴留了一贴在手背上,星点的血迹还透过创可贴,在苍白的肌肤上异常明显。卡米尔穿好外套后压了压帽檐,护士小姐突然给他递来一支棉花糖。
“刚刚有人托我给你的。”
“唔…谢谢。”卡米尔怔了怔,伸手接过那支糖。


“味道一样的啊。”卡米尔尝了尝。
又甜又腻。
谁送的?
他慢慢在街上走着,彩色的棉花糖在阳光下显得晶莹极了。 他出神的看着它,初秋的清风和微凉让一切都美好起来。
“哈哈——”
一瞬的美好被小孩子放肆而刺耳的笑声打破,石子准确的打到卡米尔手腕处,他痛的一抖。棉花糖便随着掉落的石子一起砸到地上。
搞什么啊。
卡米尔簇起眉牵着嘴角,下意识拉了拉围巾。
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戴。
我的围巾呢?
突然缩起的瞳孔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垃圾一样的。世界。』

在回到公寓后盖好了被子。
破碎的棉花糖让卡米尔感到不安,卡米尔轻嘶一声,然后重新躺好。
他期待着那样的梦。

『怎么了?』
『没事。』
眼前人笑着揉了揉自己头发 ,万千星光埋没在瑰紫的眼眸中。
『想去集会么?』
我好像…能想起来什么……
梦境中的自己和人玩得正愉悦 。
『你会捞金鱼嘛?』
『我可以试试。』
笑的好开心啊。
啊——
眼眶好像已经挡不住往出窜跳的眼球,太阳穴附近的青筋都暴起。他想伸手拉住眼前那人,却无法控制自己任何一个部位。
就连笑容都是自己从未有过的。
……又要醒来了么?

脑中满是喧闹的人声,簇眉揉着太阳穴。醒来后随意往床边一探。
凉的?
他睁开眼睛。
是一袋装着水的金鱼,和一封信。

『我喜欢你。』
是情书? 卡米尔扯了扯嘴角。竟然还会有人给我写情书啊。
他出去买了个小鱼缸。透明的那种。他把鱼缸放在阳台上,阳光下的它们清澈又晶莹。

“喵 。”
等卡米尔听清猫叫之后已经来不及了。
映入眼帘的是碎了满地的玻璃和被猫衔着还活蹦乱跳的金鱼。
“抱歉啊我没注意到我家猫跳过去了。鱼也不贵,再买几条吧。” 邻居抱回他家猫后只顾着自己说着话,丝毫没注意到卡米尔眼角的血丝。

『我却没有讨厌它的勇气。』

卡米尔来回摆弄着那封情书,信下“雷狮”的签名让自己很在意。
这座几乎人人都互相认识的城里绝对没有“雷狮” 这个名字。夕阳缓缓落幕,淡粉的晖光熏的卡米尔沉沉昏昏。
好困。

『想看烟花么?马上就要有烟火表演了。』
漆黑的夜空中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火束崩的一声炸开,那座熟悉的城好像和烟火一起表演一样燃烧。
好漂亮。
破碎的烟火,和在水中沉淀的月亮。
『卡米尔,我喜欢你。』

雷狮?
“你终于愿意想起来了,卡米尔。” 雷狮抱住在病床上一下坐起的卡米尔。
“大哥…我做了好多梦……”
“嗯?愿意说说么?”
“大哥知道么?梦是有颜色的…是棉花糖的彩色,是阳光下鱼缸的彩色,是烟火绽放时的彩色。”
“我好喜欢你…大哥。”

『可是无论怎样,我都这样喜欢喜欢喜欢喜欢这个世界啊。』

“梦境之中,寻梦不止。”

暗杀 (chapter 1)

食用说明:主策约。
现代背景,微科技。
有些私设,不喜勿喷。
接受批评。
新人,文笔渣。
ooc似水
Chapter 1

 
     百里守约从医务室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他一只手被绷带吊起,手上还攥了一束花束。另一只手拄着拐杖,右脚打了一层石膏。头上也缠了几圈绷带,银白的头发上还有着未洗净的血迹。
    他站在路灯下,借着灯光凝视这束黄色菊花花束。
   许久,他一瘸一拐地踱步到一旁的垃圾桶,咣当一声把花扔进去。他不悦地皱着眉,站在原地等着来接应他的车。

     过了一会儿,他活动了一下挂着的手指,把拐杖扔在一边,三下两下拆开了左手上的累赘。他伸展了几下挂了很久的手臂,轻轻叹着气。
    “约!”花木兰很拽地一甩粉发,将摩托刹在守约面前,激起一阵灰呛的守约直咳嗽。
     “花姐..”守约点点头,接着打量腿上的石膏。“有小刀没?”木兰耸耸肩,在上衣兜里翻了翻,接着掏出一把美工刀,递给守约。他一下下划开石膏,灰色的粉末落了一地。木兰看着他,把手臂拄在摩托扶手上无奈的把玩另一只手中的摩托钥匙。“真羡慕你这样自愈能力超强的魔族,可以随意糟践。”
    守约不以为然。
    “这样也依旧会被玄策发现的。”他选择忽略后半句话。接着跺了跺拆下石膏的脚,有些轻微的不适感。他再次簇起眉,在轻轻的喘息后跨上花木兰的摩托。
     正当花木兰要开动摩托的时候,守约赶紧戴上了花木兰摩托后面备用的头盔。
      “花姐..我求你个事..”他的声音在头盔后面显得含含糊糊。
      “说!”花木兰提高的音量,双脚已经准备好踩下油门。
      “能不能开慢点——啊啊啊啊啊啊”我没吃饭啊!
       花木兰在守约的惊叫声中把油门踩到了底。

     “到了!”花木兰把摩托打横停下,摇了摇半生不死的守约。
     守约晃晃荡荡的走下车,脚下好像生了云一般飘飘然。“回去慢点开吧。”他朝木兰摆摆手。
    “知道啦。”摩托再次留下一阵白烟便没了踪迹。
    守约瘫在公寓楼门旁。犹豫再三搀扶着楼梯扶手爬上三楼。他强忍着胃里的不适感,拿钥匙开了锁。
     几乎在关上门的一瞬间,他冲进厕所开始反出胃酸,反胃的感觉很不好受。等他出来时已经濒近虚脱,脸色苍白的像纸。
     一个人影朝瘫在厕所旁的守约走近,轻轻悄悄的步伐带着兴奋。
     那人凑近守约脸旁,抽动鼻翼。“没去喝酒..那你是打架去了?”他稚气未脱的声音带着些许责备。“还是,你去动物园的猛兽馆做志愿者喂那些大家伙吃血淋淋的兔子?”
     守约仅仅朝人笑着,装作很无辜的样子。
     “好了好了,吃药。”
     那人挑起守约的下巴,掰开他的嘴唇,将药粒塞进去。
     “唔...”守约艰难地咽下药粒,浑身上下的虚脱感还没有消失“玄策!”他有些愤怒的意味,却连簇起眉毛的力气都没有。“什么药?”
     “春药~”被称作玄策的那人扬起一个笑容,装的不怀好意。他把靠在墙上的守约抱起,难得的温柔把守约放在床上。“是胃药啦。”他揉了揉守约还没洗净血迹的白发。“休息吧。哥哥。”他靠在床边,满脸笑意的望着人。
    “知道了。”脸颊的潮红在弟弟的调戏下莫名涨起,偏开头闭紧眼。整日的紧绷让他在几分钟之后边睡的死熟。整个房间里温和的灯光照着他毫无警惕的睡颜,玄策凝视了半晌,待守约轻轻的喘息传出后,开始翻出金色的假发和黑衣。
“要开始工作了。”

暗杀 (序章)

食用说明:主策约。
现代背景,微科技。
有些私设,不喜勿喷。
接受批评。
新人,文笔渣。
ooc似水。

Preface [序章]

       武则天站在x基地训练营的天台上俯视楼下的组织成员们,深棕的眸子里满是不屑。淡红的眼影配着她的长睫毛有着说不准的气势,红色显著的连衣长裙上缀着金色的细花,黑发少有束在脑后而没有做奇奇怪怪的发型。
      “你们这群没‘毕业’的杂鱼,组织不会投资给无用的人。”
她不怒自威的发声,天台下一片寂静,气阵压的人们动不了甚至喘不过气。这蔑视来自自带帝王气势的女帝,让人不爽又无力反驳。
       “要想继续待下去,就去找悬赏表说话。”
       语毕,她瞥了眼与训练营相对的狙击台,淡淡光晕和枫叶在飘散墙角飘散。武则天簇起眉,在脑海中浏览起今年和去年的新生表。
        选中的枫叶标在风中吹散,她突然一笑。眼角挑起,张狂至极。
         一发子弹恰好此时朝她精准射去,直奔她眉心的梅花印记。
        “准中!”底下眼尖的人瞄到这子弹“这是百里那小子的!”
        “....真是可惜。”在子弹距武则天眉心一指距离时,促地减速停下,像被堵住一样失重掉在地上。“力道欠佳。”武则天朝狙击台上已经身旁枫叶已经消散的人眨眨眼,手上凝聚出一团光芒。
         “嘁——”热闹的人发着嘘声,笑话这“没力道”的狙击手,同时让出来了武则天招数肯定途径的轨道。
        “那个长城小队的王牌狙击手也不过如此——”
        “看看这个!”她蓄力扔出那团划破空气的光芒,直奔狙击台去。气波传过的地面裂开几道几米深的缝隙,凶险的那个招数直奔狙击台冲刺。
         糟糕。百里守约就地一滚,跳下了狙击台。
         如果武则天没出杀招,守约可能顶多家常便饭一样骨折而已 。
         可惜,“X”的训练营重新建了个狙击台。
         所以他现在X的重伤病房且浑身打了绷带。

Bgm:在百里养伤的日子里(划去)

当晚。
        武则天端着一杯速溶咖啡毫不优雅的岔开腿坐在芈月的工作台上,被揉乱的黑发在温和的灯光下更显得毛糙。
        “那个狙击手,不错。”她迟疑了半晌,抿着已经冰凉的咖啡。
        芈月终于在一堆文件与电脑的白色光屏中抬起头。
       “你说那个一发子弹打碎你五层护盾的狙击手?啧啧啧...要你夸一次人是有多难。现在的新生越来越厉害,也越来越猖狂了。总有一天啊,Boss你就不只是被悬赏被暗杀,说不定是直接被爆头了。”
       “皮。”武则天敲了一下芈月同样披散着头发的脑袋。
       “哎呦我的Boss~我哪敢跟您皮啊,要不是看您面子上,我能主动留下来加班?”芈月戴上了那个老土的花边眼镜,低头分辨着文件上的字。
        女帝不语,只顾抿着冰凉的咖啡。笑容却在咖啡杯后绽开,眼眸也从芈月身上移开,尽是笑意。
       “那Boss您考虑下给我放个假?我这可是全年无偿加班啊,要是熬出个三长两短的..”芈月絮絮叨叨地吐槽着加班的几十种危害,一边玩命地敲着键盘。
        “不行。你看,这样的二人世界不也不错么?”武则天朝周围甩甩。安静的周遭空无一人。
        芈月闻言耸耸肩,嫩红却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爬上耳根。“好啦Boss,我把最近关于‘K’的东西整理出来了。在公安,他大概就是那个我们唯一一个该注意的人了。”

——
我私设芈太后是个话唠。‖笑哭